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关威 > 通往股权投资的自由之路

通往股权投资的自由之路

如果说,有限责任公司是现代社会最伟大的发明(哥伦比亚大学校长尼古拉斯·巴特勒语),那么犹太人对于股权的创造则更应被现代社会所铭记。前者开创性地将个人财产与所投经济组织之间的财产界限划清,从而极大地推动了人类社会的经济发展。而后者不仅促成资本的高效聚集,充分发挥社会资本的力量。更重要的是,股权投资才是真正能够开解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思心中“富裕社会”困扰的钥匙。

股权以兴邦

倘若我们回视改革开放三十余年的历史,不难发现每每中国经济陷于危难之时,民营经济或私营部门往往挺身而出,挽狂澜于即倒。70年代末80年代初,国家领导人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成为经济发展的主基调,允许民营企业成长,营造“经济特区”的“小气候”等提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彼时民营工业增长率约为国有工业的2倍,同期GPD年均增长达14.6%,逐渐将中国经济拖出了泥潭。90年代末,在亚洲金融危机,国有企业生存难以为继的背景下,中共十五大提出“大力扶持民营中小企业的发展”,民营企业也得以快速发展。据统计,2001年终小企业创造价值战中国GDP的50.5%,解决就业占新就业总量的75%以上,再度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

回到当前时点,中国传统的经济增长模式再度失灵,固定资产投资、出口相继熄火,经济增长回落至7%左右,新常态约等于新衰退。而政府再次想起民营经济。

但摆在政府面前亟需待解的难题便是社会融资成本过高。李克强总理在2014年7月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时指出,这么高的融资成本,市场主体怎么安心创业?长期下去,中小微企业乃至整个实体经济都难以承受!于是我们看到,自2014年以来,中国央行已经采取了三次降息,以及两次降准的举措。(两次降息时间:2014年11月21日、2015年2月28日、2015年5月11日;两次降准时间:2015年2月4日和2015年4月19日。)

但结果事与愿违,一方面中国的利率双轨制,央行贷款利率百分之五多,但民间借贷利率事实上依然居高不下,显然难以解除民营企业融资成本高的困扰。另一方面,此民营经济非彼民营经济,区别在于以前民营企业多集中在外贸出口,低附加值的加工业。而今民营企业多为TMT、医疗等新兴领域的企业。身处新兴行业的民营企业存在这样一个特点即轻资产,几乎没有固定资产。银行显然无法眷顾此类企业,无抵押物便无法放贷。其他融资渠道信托更难以对创新企业形成支持。虽然民间借贷盛行,高利贷却一定不利于创新企业的成长。

怎么办?债权融资变股权融资,彻底降低融资成本。借用一位企业家的戏言,股票是一张没有到期日的借条!尽管并不严谨,但也道出了股权融资的“真谛”。

 

拥抱股权时代!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对于股权投资,PE机构无疑成为了可托付之人。但IPO关闸后,700多家拟上市企业排起了长队,PE如何退出成为了关注的问题。多数PE机构早已朝不保夕,一种是GP与LP的关系尚存,但是GP不再做项目,并帮助LP将手中的项目出售殆尽,被行业称为“僵尸PE”。另一种则是直接结束经营,还有五分之一PE忙着转行。如何激活PE机构的意愿,重拾从业者信心?政策制定者一方面,打通一、二级市场通路,于是我们可以看到,时隔14个月IPO重新开闸。另一方面,建立退出的多条途径。在更早时间,国务院支持新三板扩容,贯彻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的思路,时至今日在新三板上市的企业达到2000多家。种种举措其意在消除PE退出之虞。

接下来,宏观层面社会资金如何引导?第一,激活股票市场存量资金。于是随着“国家队”的进场,自2014年三季度以来,国内A股掀起了一轮波澜壮阔牛市。财富效应不仅带来了居民消费增长,也同样刺激了民众股市再投资的热情。二级市场的高估值,无疑刺激着PE机构的味蕾。第二,引入增量资金。而增量资金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其一国务院2014年12月出台《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明确规定,不属于政府应当偿还的部分,意见提出要遵循市场规则处理,减少行政干预。如此一万多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存量负债中一旦被排除在地方政府预算范围以外,社会资金势必会退出该领域。其二同年银监会发布的“99号文”强调了打破信托刚兑的行业桎梏。看重信托刚兑的资金将会流出,现实信托的今不如昔与二级市场的门庭若市可为佐证。其三,房地产行业调整带来的溢出资金。高盛认为,2014年全年房地产的投机性需求占比可能下降至12%。2015年房地产投机需求占比将比2014年下降9个百分点至3%。假设这些资金的60%投向股市,那么可能给2015年中国股市带来约4000亿元的增量资金。

再后如何舆论引导?李克强总理在阐述金融风险问题时,特别提到进一步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降低企业的资金杠杆率,使金融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而实体经济与股票市场所谓不兼容,在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看来,资金入股市也是支持实体经济。同时,证监会主席肖钢在不久前再次强调了A股“改革牛”成立。此外,新华社、人民日报多篇社论力挺股市长期牛市意在造势。

至此一幅由债权投融资导向股权投融资,由房地产市场驱动经济转向资本市场驱动的政策变革蓝图已跃然纸上。而置身其间的投资人似乎没有理由不把握这样的变化。

 

从全民股权到美好社会

如果投资者在二级市场的种种表现,还或许部分体现了全民非理性情绪的宣泄。那么,PE投资则更像是高净值人群,对于中国经济未来发展方向的一种态度。

当我们还纠结于固定收益率年化8%还是10%时,当我们沉浸于二级市场的浮浮沉沉时,有这样一群人正在演绎着这个时代最让人怦然心动的“中国梦”。2004年6月16日,腾讯上市,造就了5位亿万富翁、7位千万富翁和几百位百万富翁。2005年8月5日,百度上市,当天创造了8位亿万富翁(包括李彦宏、刘建国、徐勇、梁冬、朱洪波等)、50位千万富翁、240位百万富翁。2014年9月21日,阿里巴巴上市不仅造就了马云这个华人首富,还造就了几十位亿万富翁、上千位千万富翁、上万名百万富翁。

或许你会感慨于自身毫无技术,青春不再……顿足搥胸无法参与其中,抱憾错失创新带来的财富。其实,透过PE投资,借助GP专业的眼光,和机构系统化的筛选体系,以相对较少的资金广播种TMT、医疗、清洁能源等多个领域,实现买下多条赛道的策略,从而轻松并轨未来中国经济的快车道,获取新兴经济成长的超额收益。

关于未来,我相信我们即将迎来一个全民股权的时代,一个股权致富的时代,一个奏响“中国梦”的时代,而你怎能缺席?

 



推荐 9